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官企 愛下-第243章 我要舉報推薦

官企
小說推薦官企官企
有人问远峰,鼎力双发公司,算不算远程的子公司。
远峰解释,那是一个独立法人公司,使用的厂房设备借远程公司的,每年要支付使用费。
这个,当初,远峰与郑晓海之前签有一个协议。有案可查。
有人问远峰,扬帆远程公司,算不算远程的子公司。
远峰解释,这家公司,有远程公司的一半资产。不能完全算远程公司的。
喜欢弄些事情出来说说的人,就把远峰对这两个公司的回答四处传播。
不明真相的人们,对不明真相的事情,也就越发好奇。猜测,免不了。这样的传播到后来,就有了不少的版本。
大家议论纷纷,担心的是远程公司已经是一个支离破碎的样子。
可不是吗?
看看D品那,出了一个鼎力双发动力制造公司。
这边,又弄出一个扬帆远程摩托车合资公司。
在一些人的心目中,远程公司原本是一个整体,现在弄成了这个样子。怎么看,都是让人心里头不舒服。
有人甚至说,远程公司要是真的破产了,也就不说了。问题是没有破产,现在弄得就像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,这日子怎么过都不滋润。
有人怀念程颂执掌远程时的样子。虽然,那个时候说要破产的风声很大,但终究没有破产。那时候,远程公司是一个整体,就像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,无论欢乐和忧愁,大家都还是一家子人。
现在,倒好,合资公司据说,有一半资产不属于远程公司。那在合资公司工作的人,他们的归属在哪里?
对于鼎力双发公司,大家就更是猜测多多。
这家公司,真的很特别。说它是归属于远程公司的,又不像。一切,全在自负盈亏。说它不是远程公司的附属公司吧,却又不怎么像。在鼎力双发公司工作的人,住的还是远程公司的宿舍。如果家住城里的人,上下班,用的是远程公司的交通车。
这有点像揩油的样子。因为,远程公司的交通车折旧保养,鼎力双发公司并没有给费用。
私下里一些人的议论,甚至是讨论,都呈现出是企业主人翁的精神,帮着远程公司算这些小账。
这种议论到后来,开始发酵,并被添油加醋,说鼎力双发公司其实就是远峰搞的一块头自留地。
如果这个说法成立,远峰的胆子也太大了吧。
一些人猜测过程颂,还有郑晓海,都有自留地。但那肯定在公司外面。
不曾想,远峰上台后,胆子贼儿肥,敢在众目睽睽之下,在自家门口弄这样一块自留地。
现在,对远峰大不爽的人,在远程公司还真的有那么一些人。其中,包括宗海洋。
在一些志同道合者的鼓动下,宗海洋开始搜集这方面的资料,就是关于远峰的各种说法。
自从被贬到库房做了管理员,宗海洋郁闷到家了。当然,他也恨远峰恨到了骨子里。
当时,就是多了一句牢骚话。你远峰一句话,就让我没了职务。我不服啊。
虽然,处理宗海洋时远峰没有出面。但在宗海洋心里,他的一切,就是远峰指使了人做的。
宗海洋为搜集远峰的负面情况,专门弄了一册新的笔记本。
搜集资料展开后,宗海洋又有发现,远程公司对远峰不待见的,大有人在。
随着资料的增加,宗海洋越发兴奋。哈哈,远峰啊远峰,这一次,你可能就是被打倒在地永远不可能翻身了。
有着这些资料,归总后,宗海洋想听听意见。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郑晓海。
自从远峰再次回归后,郑晓海萎缩了。
程颂离开后,是郑晓海让宗海洋当上了大修分厂的厂长。
在这一点上,宗海洋要感谢郑晓海。
至于郑晓海当初为什么让他当大修分厂的厂长,宗海洋并不清楚。
郑晓海听了宗海洋的汇报。
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-第243章 我要舉報
对的,宗海洋找到郑晓海时,就是说过来汇报一件事的。
而且,宗海洋说,这个事要是成了,郑晓海就有可能重新回到董事长位置上去。
顺着这个思路,只要郑晓海再坐到董事长的位置上,宗海洋就有可能官复原职。
对于宗海洋汇报的所谓情况,郑晓海笑笑。
“难得你能这样考虑问题。”郑晓海说:“问题是,你搜集的这些信息,可靠性有几成。如果不是事实,你可能会吃官司。一旦构成诬陷,你就麻烦了。”
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討論-第243章 我要舉報鑒賞
“不至于吧?”宗海洋有些看不懂地盯着郑晓海。我这可是在帮你啊。你怎么给我泼冷水。难道,你就心甘情愿,就这么一直当这种有职无权的副董事长。
郑晓海还有提醒,“海洋。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,不要轻易地对一个同志下手。”
听了郑晓海这话,宗海洋越发不爽了。
“但是呢,如果你获得的信息,是事实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以我们以往的工作经验,只要有事实为依据,这个事,就可以立案。”郑晓海这话有了温度,也给了宗海洋信心。
“我明白了。回去后,我会逐条审查,一定要把事实搞清楚。我要把这个事,办成一个铁案。”
郑晓海笑笑。办成铁案?你以为你是谁?
人氣言情小說 《官企》-第243章 我要舉報閲讀
看着宗海洋离去的背影,郑晓海摇头。他并不对宗海洋的这个做法有信心。因为,宗海洋给郑晓海的印象,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一个人。
郑晓海在宗海洋离开前给出的一句话,就是抱着侥幸,希望这个笨蛋也有聪明的时候。万一搜集的信息真的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呢?
宗海洋的举报信成型的时候,列举出三条重要的证据链。
其一,D品为什么在远程公司时没有攻关成功,而到了独立出去后,却成功了?是不是存在之前就已经研发出来,独立后才公布的可能?
其二,远峰为什么要放十万元到鼎力双发公司,用意就是把这十万元当成原始股。这为其后要独吞鼎力双发公司做准备。
其三,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转产摩托车。而迟根本出去接触到的就是摩托车生产。这就说明,远峰为了这个合资公司的出现,早就有预谋。
这三条证据链,支撑起宗海洋向上级举报远峰的信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