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z6e5小說 大唐再起-第九百五十五章藩鎮閲讀-4b3aq

大唐再起
小說推薦大唐再起
“父亲,如今京兆府虽然陷落,但朝廷只是腾不出手罢了,一旦有暇,定然平复唐军。”
长子跪在床前,满脸的疑惑。
農家廚娘很悠閑
“如今咱们归降唐军,日后朝廷追究,怕是祸患不小啊!”
这些年来,中央禁军不断地强大,而地方藩镇的实力却在削减,后汉从河东发起,而后周与北宋,却是禁军中军头变动罢了。
近些年造反的,如后周时杜重威,宋初的李筠,李重进,都是赫赫有名之辈,但依旧被打得落花流水,东京的强势,让人印象深刻。
“糊涂——”李洪义闻言,咳嗽一声,直接骂道:“小儿比老子还要糊涂。”
“如今唐军号称十万,王彦超都不敌,杨廷璋顺服,郭从义系首而降,京兆府一下,河中府岂能保?咱们区区的万把人,能抵抗多时?”
“咱们保大军民贫地瘠,咱这节度使当得也憋屈,天天吃黄沙,能有个甚的嚼头?”
“不如趁着老子年老体衰,还能将就几个月的功夫,将保义军卖了,为尔等谋个好前程。”
“况且,就算朝廷杀回来,我恐怕早就闭眼了,朝廷岂能追究你们的责任?”
“父亲英明——”几个儿子这样一想,立马就清楚明白,只有好处,没有后患,果真是个好买卖,投降的好。
见此,李洪义笑了笑,闭上眼睛,言语颇有些遗憾:“老子我就是从乱世中起来,闭眼中又是乱世,只求你们能长享太平。”
霸絕天下
“记住,不要从武,当个文官吧,乱世中最危险的就是武人,动不动就会灭门的……”
攻心太子妃
……
第一美女传 素庵主人
与此同时,位于静难军之上,相隔不远的泾州,彰义军节度使赵赞,此时闻听了这般情况,大吃一惊:
“王彦超一向是关中老将,竟然战败而降,唐军真的是所向披靡?”
说起来,赵赞的身份倒是颇为离奇,与李洪义不相上下。
其父乃是赵延寿,祖父赵德钧,在镇压石敬瑭的途中,契丹人南下,赵德钧、赵延寿父子一同投降,被契丹国君耶律德光囚禁,迁往北方,只有赵赞与母亲兴平公主留在洛阳。
后来契丹南下灭晋,其父赵延寿受到重用,甚至得到皇帝的口头承诺,卖力地为契丹人效力,就想当个儿皇帝,结果耶律德光,自己当了中原皇帝,建立“大辽”。
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后来契丹人在中原打草谷,激起民愤,耶律德光也受不住暑热而死,制成肉干回国,赵延寿被政变上台的辽世宗耶律阮抓获,在契丹凄凉而亡。
当时赵赞也被任命为河中节度使,借机留在河中镇。
后来其父祖皆死在契丹,后汉就接纳了他,后又随从郭荣征淮南,授保信军(合肥)。
宋初又参与平定李重进,授彰义军节度使,成为环定难军州的一部分,专门负责镇压党项、浑、羌各族。
长期而来的骑跳,让他毫不慌张,甚至,他还深思其中,自己能捞得什么好处。
由于需要镇压异族,所以被准许便宜行事,外加榷场贸易,让他颇为囊丰,手底下养了近万的步骑,仅次于王彦超,以及灵州的冯继业。
“等等,某可不能随便抉择!”赵赞摇摇头,皱着眉头,他此时处境可不一般。
别的不提,庆州姚内斌,原州王彦升,环州董遵诲,灵武的冯继业,都是朝廷围困定难军,保护西北的一道防线。
因此,赵匡胤不仅没有削其权,反而不断地放权,榷场贸易,关税都与他们,更没有监军一说,如此一来,反倒是让西北的边军实力强悍,定难军俯首称臣,不敢乱来。
如此一来,尴尬的在于,这些朝廷的悍将们,一旦选择镇压唐军,就必须南下他的泾州,然后去往长安京兆府。
如此,他怎能敢轻举妄动?
“还是报与庆州知晓吧!”
赵赞思量再三,还是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保持中立,看看境况究竟如何吧!
庆州的姚内斌,本是幽云的瓦桥关使,郭绍北伐时投降,后来赵匡胤建国后,就来到庆州,担任庆州刺史、青白两池榷盐制置使,其压制党项,使得党项人十余年不敢南下,称之为“姚大虫”。
闻听到赵赞的话语,他哪里往日的猛烈,整个人都平静许多:“京兆府都失守了吗?”
他妻儿都在契丹,孤身而降,对于建功立业早就没了心思,闻听这般境况,更是没有参与其中心思,直接吩咐道:“转呈与通远军使董遵诲吧!”
随即,罗州刺史,兼任通远军使董遵诲也获知了这般情况,他眉头一皱。
董遵诲的舅舅乃是高行周,平日嚣张,与赵匡胤无礼,很是得罪一番,后来老上司韩通被赵匡胤杀死,心怀怨恨,但由于母亲曾失陷契丹,后来赵匡胤帮他找回,于是又有大恩。
这种特殊的情绪,让他分外的挣扎,恩怨相杂,怎是一个复杂了得。
“某只是军使,私下调动兵马,做不得主,还是通禀朝廷吧!”
董遵诲摇摇头,神色复杂地说道。
而杨师璠以温末轻骑,很快就袭击了虢州,俘虏了杜审进,又以五千步卒,紧守潼关,商贾许进不许出。
如此,关中的东大门,已经封锁。
但,京兆府失陷的消息,还是传出来了东京,东京上下为之震动。
“我的舅舅也没了?”赵匡胤震怒。
大臣们皆不敢言语。
重生一品凰妃
一旁的赵光义也是一脸焦急,这也是他的舅舅。
全能強化 六衍
禦天魔帝 九州蒼域
“关中如此多的藩镇,竟然这般坐视不理,若不是虢州失陷,京兆府,以及凤翔军的境况,咱们还不清楚呢!”
赵匡胤看了一眼武德司王仁瞻,恨铁不成钢。
“虢州一失,关中竟成关门之势,绝不能让其得逞。”
赵匡胤满脸怒色:“着令,以韩重赟为西面招抚使,领兵三万,西进虢州。”
韩重赟,义社十兄弟之一,“陈桥兵变”六功臣之一,殿前司指挥使,时殿前都点检、副都点检都已废罢,韩重赟遂成为殿前司正长官。
可以说,其乃是赵匡胤看家护院的大将,如今也舍得出去。
赵普一脸凝重,口中钱粮不多的话,也终究没说出。